贵州十二背后旅游区陈进、梅尔做客《逐梦年代》

2020-07-23 17:30 大鹏 未知

“多少年这条臭水沟没得人管,现在成立了协商理事会,我们也爱理事,群众建议把这条臭水沟清理干净后再建个大涵洞,避免堵塞,我们马上行动,用掉多少钱,从公示栏上一目了然,阳光透明,大家心齐气顺,矛盾也少了,关系也和谐了。”戛古村村民、群众代表、村协商理事会成员韩见忠指着正在清理的排水沟说道。

(图为戛古村协商理事会在农闲时节清理排水沟)

进入6月,群众强烈反映:能不能趁农闲时节,趁天气晴好,疏通村里的排水沟,避免在雨季来临,水淹到家门口,到处臭气熏天,也防止庄稼、蔬菜地被淹。在群众的提议和村协商理事会的理料下,该村马上请来“挖土机师傅”,三下五除二就把家门口沉积了20多年的阴沟淤泥清除干净。

(图为雨季来临后戛古村畅通的排水沟)

在村委会、协商理事会的带动下,群众们撸起袖子,自觉将家门前的“拦路石”搬走,“下水道”疏通。同时,借全县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和人居环境提升的整治契机,全面启动“拆临拆危”攻坚行动,将村里闲置的老旧危房拆除,大刀阔斧修直修宽村里多条断头路,水泥路面连通家家户户,大大改善了农村“行路难”、“让路难”问题。

(图为:群众自发将家门前的“拦路石”搬走,修建涵洞排水)

7月,雨季来临,时而连绵阴雨,时而滂湃大雨,丝毫没有影响戛古村群众的生产生活,这得益于村理事会的未雨绸缪。这只是陆良县把协商平台搭到群众的“家门口”,解决群众急难应用题之一。村协商理事会充分听取监委、群众代表等各方声音,把层层把关、签字审批的每个月每一笔收支明细公示于众,将村集体资金的使用和管理情况暴晒在阳光下,全面接受群众和社会各界的监督。

(戛古村每个月都要公示集体收支明细,接受群众监督)

韩见忠所说的理事会就是陆良县在戛古村打造的“协商在基层”协商议事平台。协商理事会可以说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成为解决村里大务小事这些应用题的方程式。据悉:近两年来,陆良县坚持问题导向,将戛古村列为全县20多个软弱涣散党组织进行重点整顿。陆良县政协围绕党委、政府中心工作,和人民群众关注的热点焦点,在大莫古镇戛古村开展“协商在基层”试点工作,将“不动刀枪、不见硝烟”的协商议事机制应用到大莫古镇戛古村委会的治理中,使之成为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实现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抓手,和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有力举措。协商理事会将协商议事应用到解决基层问题的各方面和全过程,以寻求“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最大公约数。

(陆良县政协主席朱斌红到大莫古镇戛古村委会指导“协商在基层”试点工作)

基层矛盾、基层问题大多靠协商解决。通过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由众人商量,陆良县大莫古镇戛古村在县政协的指导和大莫古政协活动组的积极参与下,积极搭建和科学配备“协商在基层”理事会人员,村理事会基本架构由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部分村组干部、镇级党代表和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优秀乡村医生、老党员干部、贤德人员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共17人组成,群众代表韩见忠便是其中之一。

(陆良县政协副主席、县工商联主席董建文带领政协委员到戛古村委会研究协商工作)

这些理事是在广泛征求戛古村人民群众意见的基础上,由村两委及监督委员会研究并决定任命,可以说“有位有位,真正理事”,自从有了这些理事,村三委的 “朋友圈” 和协商平台扩大了,角色定位也逐步从“决策者”变为“引导者”。戛古村党总支书记张玲芬说:“理事们和我们一起议事理事,我们肩上的担子都减轻不少,真是管事又管用。”

(戛古村协商理事会到群众代表韩见忠家中就协商议题征求意见)

陆良县把协商平台搭到戛古村群众的“家门口”,将“话筒”交到群众手中,鼓励群众“多说”、“找茬”, 在协商议事中聚焦群众关心的大事、小事、难事、杂事,让群众一起议,一起干,一改过去“一人独大”、集体资金、资产、资源处理一人说了算等“一言堂”家长式做派,从而规范了该村的“三资”管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和群众“所急、所难、所需、所盼”的急难问题得以有效及时解决,一些突出的矛盾得以化解,协商议事真正“议”出了社会活力,“议”出了和谐有序,打响“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政协搭台、各方参与、服务群众”基层协商民主品牌。

(陆良县政协副主席、县工商联主席董建文带领政协委员到戛古村委会研究协商议事平台试点工作)

如今的戛古村“三委”一改软弱涣散,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正焕发出勃勃生机,朝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美好愿景奋力前行,为提升全县基层组织力和群众满意度,将政治协商的制度优势转化为推进社会善治模式提供了“戛古经验”,贡献了政协智慧和力量,绘出民心民愿的最大同心圆。

(图为戛古村协商理事会到招商引资企业奶牛厂协商土地流转及服务事宜)

(图为戛古村笔直清秀的乡村公路)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