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合并之后:大操场上还有三只小蚂蚁

2020-07-23 17:40 IT周刊 网络整理

 “野蛮人”和“幸存者”的战争

  看样子,小李八成是个好丈夫。

  他是个随大流的App开发工程师。一个月前,因为公司架构调整,他失业了,一时还没找到新工作。为了不让老婆糟心,他就像《开往春天的地铁》里面的男主角一样,每天按时定点拎包出门。跟电影里不一样的是,他没在地铁里瞎晃悠,而是开着他的小破车到处拉活儿。他在手机里下载了三个拼车软件,每天用天天用车接两单,用51用车接两单,用嘀嗒拼车接4单。

  “天天和51都限制一天两单。”他说,“嘀嗒倒是不限单次,但超过4单,就拿不到超额补贴了。”

  这样大半个月下来,小李能挣到小3000块钱,总比闲待着强。也有人支招说,为什么不去注册人民优步的车主,补贴给得更凶残,只要一周接满70单,保底7000块到手。

  “可惜啊,我的车不值8万块,还没到人民优步的注册标准。”他说,“不过,听说滴滴顺风车在招车主,注册就送150块充值呢。”

  2015年的夏天叫人厌倦。眼看着,打车补贴大战才刚消停了不到半年,专车之战还尘埃未定,拼车战争又要开始了。4月2日,快的旗下的一号快车上线;5月13日,滴滴快车上线;6月1日,滴滴顺风车即将上线。这就是说,滴滴快的在联手拿下中国90%的打车市场之后,不仅要发力做专车,也不会放过拼车这个第三战场。再加上代驾和大巴,一个都不能少,滴滴快的果真正在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出行流量入口。

  滴滴快的是个好故事,但对于拼车先行者们来说,就像等待已久的戈多一样,它终于还是来了。这位戈多先生不但是个大财主,还玩惯了砸钱的游戏。2015年春天,在完成了滴滴和快的的合并之后,这家公司本质上已经吸干了中国90%以上能拿出5000万美元以上的VC和PE的钱。按照公开的D轮融资额计算,滴滴快的账面上应该有10~15亿美元左右的现金。在合并之后,公司的估值也达到了80多亿美元。尽管早前滴滴快的的董事会成员曾经公开对媒体表示“一年之内不会上市”,但一年的时间转眼就到。一旦上市,这会是一家百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土豪入境,生死存亡,无可奈何。这意味着,诸如嘀嗒拼车、51用车、天天用车、微微拼车、爱拼车……这些在一对一拼车领域耕耘了6~10个月的创业公司,它们将不得不被卷入这个名叫拼车的饥饿游戏。

  这是一个关于生存、竞争和杀戮的游戏。你知道,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经过各种猜忌、结盟、翻脸、暗度陈仓和虚晃一枪,最终只有最强的那一两个可以存活。

  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大致的预测:在接下来的6~12个月里,将会有5~10亿美元的金钱投诸其中;这些创业小公司,它们要么将作为战争中的支流被整合,要么默默地消失;但如果自己足够幸运、对手又足够愚蠢的话,或者;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也许有人能够得到10~50%的机会活下来,就像囚犯肖申克等待那一声雷鸣一样,等到下一个越狱的机会。

  但这只是一个游戏,因为剧本早已写好。

  主角有两位。一家叫作滴滴快的的中国公司,以及一家叫作Uber的美国公司。

  如果非要给Uber这家公司画像的话,那么大致可以参考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社交媒体上的两幅头像。一位是美国开国元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名在决斗中死去的伟人;一位是安·兰德夫人,一名坚信自私是资本主义原动力的哲学家。这就是说,Uber不折不扣是一位信仰达尔文哲学的“野蛮人”。

  “野蛮人”向来不管不顾。他们坚信自己的理念,无视自己的弱点,披荆斩棘,毫不留情。一位和Uber美国总部打过交道的从业者私下表示,这就是一家“没有底线”的公司,他的老板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自打2009年成立以来,Uber已经在全球6大洲、57个国家、2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至于遭遇各地政府和出租车从业者的抗议、驱逐和禁令,更是毫不稀奇的家常便饭。尽管如此,Uber在完成E轮融资之后估值仍然高达410亿美元,是全球汽车共享经济的巨无霸。

  “Uber正在向千亿美元估值发起冲击,因此必须拿下中国和印度市场,否则它的估值反而有下降的危险。”一位和Uber接触过的创业者透露说。

  “野蛮人”来得有点儿晚。2014年2月,Uber进入中国,开始和租车公司合作,经营中高端专车业务。6个月之后,人民优步上线,并迅速进入9个城市。就像美国的UberX和欧洲的UberPop一样,人民优步不那么守规矩。这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挂拼车的羊头,卖低价专车的狗肉”的“伪拼车”产品,因为大量使用黑车司机,疯狂扩大单量,提供价格低于出租车的服务,游走在政策的灰色地带。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